第四百四十八回 两仪屠魔沧狼行最新章节

首页 > 情感婚姻 > 文章

第四百四十八回 两仪屠魔沧狼行最新章节

四道杀气四溢的目光突然同时射向了蜂涌而上的英雄门徒,两人同时大喝一声,双刀突然在两人的身前飞速地旋转,然后迅速地向外飞出,与此同时,两人周身的几十个光环也极速向外激荡,强大的内劲喷涌而出,如同火山爆发一样,涌上来的英雄门徒们的眼里,只看到一个个死神的嘴巴,张开血盆大口,向着自己扑来。

斩龙刀和雪花镔铁刀就象一只巨大的狼头和一只飞翔的凤凰,一路所过之处,天崩地陷,血肉横飞,这些英雄门的高手,无一人可以挡住这双刀突袭,甚至连躲闪的机会也没有,就纷纷被绞成了一堆堆的血肉,空中首级和断肢,还有人的内脏到处横飞,这些人连哼都不及哼一声,就成了刀下之鬼。 赫连霸一看两人的出手势,就大叫一声“不好”,长枪也顾不得捡了,拉着身边的两个兄弟,直接向后暴射而出,饶是如此,飞出五丈之后,三人胸前的护甲皆被强劲的刀光剑气所伤,三件铁甲大铠中的护心镜,都被打得粉碎,功力最弱的张烈,更是张口喷出一大蓬鲜血,单膝跪地,站都站不起来了。

天狼和屈彩凤这一下暴气,帐内百余名英雄门的高手,除了三个门主以外,没有一个活人还站着,甚至连一个伤者都没有,百余具尸体,除了开始被天狼杀的几人外,没有一具全尸,地上的人头滚得象是西瓜一样,断臂残肢东一堆西一片的,而内脏也流得到处都是。 屈彩凤虽然也是历经无数恶战,杀人无数,但这样修罗般的杀场也是很少见到,上一次还是天狼与沐兰湘合使这一招,残杀他的数十名手下时,那时的她也是愤怒冲昏了头脑,对这惨状本身倒是没太关注。

可这次自己成了杀人者,周围百余条刚才还鲜活的生命,现在就这样变成了东一堆西一堆,血雨伴随着腥风拂在自己的脸上。

空气中都弥漫着另人作呕的气息。 屈彩凤毕竟是个女人,加上刚才的两仪修罗杀也消耗了大量的真气,一时间走火入魔的感觉又来了,她的心中一阵恶心,几乎当场都要吐出来,心中只存了一个想法: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天狼转头一看屈彩凤,只见她美丽的脸上一阵惨白,弯着腰,一阵恶心,天狼眼中寒光一现。

沉声道:“屈姑娘,还撑得住吗?”屈彩凤直起了腰,擦了擦嘴,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不妨事。

”天狼微微一笑,正待开口。 却突然觉得头顶处阴风大作,一阵强烈的邪气从自己的百会穴直接灌入,显然是一个绝顶的高手凌空飞击,他一直很好地隐藏住自己的气息,直到落下时才开始发力,也正好选择了自己刚刚出招收剑,换气的这个空当。

可谓阴毒之极。

天狼大吼一声,猛地一把推开屈彩凤,左手握住斩龙刀的刀背,右手抓住刀柄,一招天狼举火,向上硬顶。 希望能把这道邪气给打回去。 屈彩凤本已经被推开三尺之外,抬头一看,只见严世藩的独眼中杀机四溢,双手疾张作抓状,咬牙切齿地从空中飞击。 他的掌心已经碧绿一片,连离开他还有丈余的自己也都感觉到那种极度的阴寒。

天狼的红气刚刚向上一涨,就被这碧绿森森的青绿色鬼气给完全压制,而他的双脚居然一下子隐进了地里足有半尺,天狼狂吼一声,用力一震,严世藩在身形如苍鹰下击后,又高高地弹起,借着这股劲,再次绿掌击出,向着已经矮了半尺的天狼再度击下。 屈彩凤惊叫一声,浑身的红气一下子暴起,一招天狼啸月,向着空中大鸟般的严世藩斩去,严世藩看都不看一眼,左掌一抓一推,一股碧绿的气劲变成一个形状不规则的椭球状气功波,脱手而出,直接撞到了半月形的刀气。 这回屈彩凤和天狼不是用两仪剑法以增强各种的功力,刚才那几下暴击也消耗了二人大半的内力,屈彩凤仓促出手的这一招,功力尚不及平时的六成,加上严世藩人在半空,有着巨大的空中优势,只用一招气功波,就轻松地消除了屈彩凤的攻击,甚至波势未尽,继续奔向屈彩凤,打得她闷哼一声,退出三尺之外,周身红气几乎全散,而一口血都差点要喷出来。 天狼双足陷在地里,根本无从出来,头顶的压力如山岳一般,让他连呼吸都变得困难,刚才那一下震得他五脏六腑一阵剧痛,双臂酸软,几乎连斩龙刀也无法再拿动,他感觉内息给这一下震得在体内乱钻,那股极阴极寒的邪恶气息顺着自己的每个毛孔渗透进自己的体内,连呼吸出的气都象要结冰一样,更是大大地减缓了自己体内真气的运行。 天狼猛地想起多年前和鬼圣大战的时候,那阴风掌也曾给过自己这样的感觉,还有更早的时候和宇文邪在巫山派外生死相搏的那次,三阴夺元掌也是在交手的过程中渗入自己的体内,让自己的内力无法凝结。

只是这严世藩的功力比起当年的宇文邪和鬼圣要高了太多,即使是隔空,把自己罩在他这邪恶的内力之中,也足以催动这股子邪气进入自己的体内,打的时间一久,只怕自己连血液都要冻结住了。 天狼大吼一声,再次强行催动体内的真气,他咬破舌尖,鲜血向着斩龙刀中一喷,刀痕上的碧血一闪,斩龙刀重新变得通红,灼热的气息让天狼的脑子变得清楚了一些,而周身的天狼气也随之流转开来。

天狼的气息还没来得及扩散到头顶,严世藩的第二下凌空飞击又结结实实地打中了斩龙刀,天狼只感觉双臂的骨头都象是要被一座大山压成粉末,再也受不了,“哇”地一开口,一口老血喷出,正好喷中斩龙刀,刀身上本来被这一击打得红光尽褪,可是被这一口血喷上,却又象是恢复了生命似地,又变得刀体通红,热得发烫,严世藩那本来随内力汹涌而来的极寒阴气,一下子被燃得无影无踪。 严世藩本人也意外地“咦”了一声,似乎对天狼这种喷血上刀就能抵挡的功夫有些意外,又或者是以掌击刀,被烫到了手掌,身形再次高高弹起,又飞到了半空中,紧接着急转直下,这回的内力比上两次似乎还要凶猛。 严世藩刚才那一下,天狼的脚又陷进地里半尺,这回小腿的胫骨都有一半陷进去了,根本动都不能动,而他的眼眶,鼻孔,嘴角和耳朵都开始向外流血,周身的红气已经淡得几乎难以看见,显然这两下已经重创了他,让他深受内伤,若不是靠了斩龙刀的神力,只怕刚才的一击就已经要了他的命了。

屈彩凤惊呼一声,手中一蓬暗器出手,正是巫山派的独门兵器芙蓉醉香,此暗器是在一蓬细如牛毛的夺命银针上,施以巫山特产一种剧毒蜘蛛的分泌液,中者无论再高的内力,都会被麻醉,完全无法提劲,只能任人宰割。

当年司马鸿在落月峡一战中大发神威,杀得正爽的时候,就被巫山派的门人以芙蓉醉香偷袭,击中了右眼,不仅瞎了一只眼,连命也差点丢了,因为这针进入人体后会随着血液的流动而插到心脏,一旦到达那里,那大罗金仙也救不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