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级器乐教学与历史表演运动的邂逅

首页 > 情感婚姻 > 文章

初级器乐教学与历史表演运动的邂逅

初级器乐教学与历史表演运动的邂逅——维瓦尔第《a小调协奏曲》RV3562017年第5期86-89页引言近年来,西方的古乐复兴与历史表演运动对我国音乐舞台与音乐教育的影响日益明显。 2016年11月,举办了“古乐西来”中国首届西方早期音乐节,引起了业界的广泛关注与较大反响。

其实,至少像吕利、科雷利、维瓦尔第、亨德尔与巴赫等这些巴洛克时期作曲家的作品,早就已经大量分布于各类初级教材中。 只不过当初我们在学习和教授这些乐曲时,更多地仅把它们视作技术训练的材料而未对其历史与风格等问题引起足够重视。 而这种“技术为先、艺术随后”的观念在当今(HistoricallyInformedPerformance,HIP)差不多已成为主流的时代似乎越来越显得落伍。

例如,在“古乐西来”的开幕式音乐会上,英国“红发牧师”古乐团改编自维瓦尔第《a小调协奏曲》的开场曲便引发了大量议论。

很多人觉得它既熟悉又陌生,熟悉是因为很多有弦乐学习经历的听众小时候都练习过这首作品,而陌生却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他们当年大都只在音符层面掌握了该作品更不“靠谱”的一个改编版……一、初级器乐教学中的维瓦尔第在各类初级器乐教材中,维瓦尔第是一位高频出现的作曲家。

以为例,作品三之三G大调(RV310)、作品三之六a小调(RV356)以及作品十二之一G小调(RV317)等协奏曲都是各类教程与考级大纲十分偏爱的热门曲目。

从技术的角度来说,维瓦尔第时代的尚未使用腮托,演奏者的左手还要承担持琴的任务,因此换把不像现在这么自如,大多数演奏者只满足于运用三个把位以内,只要不是必须则更愿意保留在第一把位。

同时,由于琴颈较宽等原因,演奏者更乐于用空弦来代替四指,也没有持续揉弦的习惯。

当时的弓子及握弓的方法则决定了几乎不太可能使用弓根部位,且更适合演奏断开的分弓而非连贯的长弓等等。 这些特点都与初学者对乐器的掌握状态十分接近。 而从音乐的角度来说,巴洛克时期的阶梯状思维和类型化情绪也十分契合低龄学习者的心理特点。

因此,使用维瓦尔第及其同时期作曲家的作品作为初级阶段的教学曲目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与必然性。

二、历史表演运动中的维瓦尔第在欧洲古乐复兴与历史表演运动中,维瓦尔第也毫无疑问是一位被重点关照的人物。 以协奏曲《四季》为例,自1942年由意大利指挥家兼家莫利纳里(BernardinoMolinari,1880-1952)首次录音以来,已经出版了超过一千种录音。

其中,在1969年由马里纳爵士(SirNevilleMarriner,1924-2016)指挥圣马丁乐团(AcademyofStMartinintheFields)、拉弗代(AlanLoveday,1928-2016)担任独奏的录音是最早的具有充分历史意识的表演版本之一,带来了崭新的诠释风格与音响效果,引发了公众对这类作品更浓厚的兴趣;而肯尼迪(NigelKennedy,1956-)与英国室内乐团(EnglishChamberOrchestra)于1989年录制的专辑则成为了有史以来最为畅销的古典音乐唱片等等。

值得注意的是,大多数早期的录音都或多或少带着较浓重的浪漫趣味,甚至涉及到对原作的大量改编。

但到了六七十年代之后,具有历史表演意识的录音则逐渐占据了上风,如今几乎成为了主流。

三、两者交集中的《a小调协奏曲》RV356维瓦尔第作品第三号的总标题为《和谐的灵感》(Lestroarmonico),于1711年由作曲家最为信任的出版商罗杰(EstienneRoger)在阿姆斯特丹出版。

这是维瓦尔第的首部协奏曲集,其中包含了4套分别为4、2与1把独奏而写的协奏曲,共记12首。

这些作品显示出他对协奏曲这一体裁的作曲思维、结构布局和织体形态等方面所进行的全方位探索。

从首版分谱(当时尚未有总谱概念)抄本等细节来看,该曲集确切的说是为4把、2把中提琴、1把大提琴与通奏低音(一般用羽管键琴来实现)而写,且维瓦尔第在乐器的组合等方面显得相当灵活。

例如在第6首RV356的协奏部分,一、三乐章使用了一个小提琴声部(由除独奏外的另外三把小提琴承担)、一个中提琴声部、一个大提琴声部以及通奏低音;而第二乐章则没有任何低音声部,却让三把各担任一个声部再加上中提琴声部。 因此,在“乐队”部分,慢乐章是四声部织体,而快乐章实际上只有三个声部。